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只愿余生沒有你 > 第53章 只有死別,沒有分離(全書完)
    兩個月后。

    霍殊身強體壯的出院。

    自從有了寶兒后,霍爺爺一門心思的帶曾孫女,別的一概不理。

    給霍殊辦了家宴后。寶兒拖著他出去玩,順便認識一下霍爺爺送她的那條哈奇士。

    小哈朝著他翻個白眼,傻逼的自己在地上滾。霍殊扶額,“寶兒。要不爹地重新送一只給你了?”

    “不要!海莉就有一只。我也要。而且這是太爺爺送我的,我要養。”

    霍殊勸說不了寶兒,只好放任不管。

    晚上。霍殊瞅著阮初夏一心一意的照顧寶兒,哄她睡覺,完全不理她。很是心碎。

    等到阮初夏回房,男人立即跟上去。

    “這么晚了,你回房睡覺去。”

    “不要!我睡不著,你哄我睡。”霍殊無賴的關上門。直奔她的大床。

    阮初夏無語,“給你十分鐘時間回自己的房間睡覺。”說完她收拾衣服去洗澡。

    出來,發現房間里黑漆漆的,不見霍殊的身影。她扁扁嘴。這么聽話?

    她揉揉肩膀。摸*沿,剛躺下去就撞入溫熱的懷抱。兩條手臂也纏著攀附上她的胸膛。

    “霍殊?你……”阮初夏惱怒至極,想要推開男人,卻被重重的壓下,唇瓣也被緊緊的含住。

    唇舌廝磨,他的舌尖肆虐洶涌,輕咬啃舔,極具侵略的攻入。

    他的氣息,他的味道,無孔不入的鉆入她的每個毛孔,淹沒她的理智。她輕輕的*,嬌媚的喊他的名字,“霍殊……”

    男人黑眸更顯幽暗,窩著的火苗燃燒旺盛,堆積在里頭的情欲,澎拜熱烈。

    他低頭咬上她的耳垂,惹得她敏感的嚶嚀一聲。女人眼神迷離的,臉頰嬌嗔酡紅,引得他情生意動,幾乎控制不住的扯下她身上的束縛,挺身沒入—

    男人的手攀上她的腰肢和后背,一寸一寸的把玩,如握在手心的珍寶,不忍錯過一絲一毫。

    他溫軟的唇落在她的脖頸,炙熱的吻,一點點的烙下印記,很用力,連帶著身下的撞擊也變得深而綿密。

    阮初夏全身軟綿綿,劇烈的情潮如巨浪淹沒,兇猛得她一時承受不住,微張的唇溢出連綿的*。

    思念,在這一瞬間全部化成了狂風暴雨,急驟卻猛烈。

    情至深處,男人在她耳邊親昵宣誓,“我愛你。”

    阮初夏被攪得渾渾噩噩,只能攀著他的肩膀,哀求他,“別……那么深……”

    …………

    阮初夏睡得很沉。

    迷糊被寶兒吵醒已然是中午,男人穿著一聲居家服,豐神俊朗的抬手將寶兒丟出去,回來一臉淫笑的將手伸進被窩里,落在她的大腿上。

    阮初夏踢開他,紅著臉嗔怪的瞪著他。

    霍殊一臉不滿意,“摸一下老婆都不行嗎?”

    “誰是你老婆啊!我們離婚了!”

    霍殊被氣得沒話說,將她抓起來,二話不說去民政局—復婚!

    離婚證又換了兩張結婚證,霍殊笑得*燦爛,將阮初夏按在身下,熱吻襲來。

    他一貼上來,阮初夏就清晰的感受到了下面抵著她的……

    “嗯~”女人*過后,惱怒的瞪著他,“霍殊,你干什么呀。”

    男人身軀靠得更近,下腹的灼熱也更加明顯,他沉沉的笑,嗓音性感如潮,“當然是你,老婆大人。”

    阮初夏聽懂了,臉頰滾燙。

    “這里是停車場,你要發瘋回家再瘋。”

    男人卻不放過她,薄唇貼著她的耳畔親吻,唇舌一路往下落在她的下顎上,“你放心,絕對沒人看得到。”

    密密的吻再次落下,狹窄的車里,漸漸傳出*的*和情動的*。

    “阮初夏,從今往后,我們之間只有死別,沒有分離。”

    水到渠成,男人在她耳邊許下今生的承諾。

    ——END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