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傾世醫妃要休夫 > 番外105不負深情
    “這些東西,從來都沒有送到京默的手上,是嗎?”冰冷的聲音。讓許斯安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許斯安不敢回答,臉上全是慌亂,他沒想到。僅僅是一些信件,就能讓許繼成突然變了臉色。

    “許斯安。你該死。”許繼成俯身。眼睛盯著許斯安灰敗的臉,一字一句地說道。

    “我……”

    許斯成站起身,連看都沒可能許斯安一眼。就腳步踉蹌地向著房間外走去。

    夜三跟在許斯成身后,走著,走著。突然整個人都栽倒在了地上。

    “爺。您……”夜三上前,扶住許繼成,卻見大口的鮮血在他嘴里溢了出來。

    “是我錯了。我錯了……”許繼成反復說著。心底那微弱的希望此刻已經化成了灰燼。

    “爺。您……”夜三想勸,可是勸慰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

    “我怪她這么多年對我的愛都沒有回應。所以才會裝作對她不在乎的,我可以私下為她做所有事情。卻不愿意讓她知道我愛他。我以為她不在乎我,我才……”

    想著當初自己賭氣不去迎親,賭氣不打開府門。賭氣不洞房,賭氣和周氏在一起,縱然有為了讓許斯安放心的緣故,最大的原因卻是他心中的驕傲,他覺得他那么熾烈的愛意都在信件中,京默卻連回應都沒有,他甚至和他賭氣,想讓京默知道,她不在乎的他,也是有很多女人喜歡的。

    卻沒想到,事實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再見京默了……

    他以為的情深似海,她根本都不曾接收到,他還奢求她的回應。

    ……

    許繼成自認為將一切都掌控在手中,卻不想,自己的癡情都是一個巨大的笑話。

    他突然不知道怎么面對京默了。

    見許斯安的時候那滿腔的期待此刻都粉碎成齏粉……

    許繼成陷入了昏迷之中,在眾人都忙著他的登基大典的時候。

    夜二夜三將王爺昏迷之前的事情都告訴了許成籌,現在王爺昏迷,許成籌成了府里主事的人。

    “去請安然世子過來吧,就說我同意成兒和京默和離了,讓他先救成兒的性命。”許成籌想了又想,終于還是做了決定。

    只是他的決定和許繼成的決定截然相反,夜二和夜三看著許成籌,都不敢動作。

    他們清楚,如果他們真的按照許成籌說的做了,主子醒來的時候就是他們的死期。

    “那咱們怎么辦?眼睜睜地看著他死?”許成籌惱火地看著眼前的夜*二。

    ”老爺子,咱們還有別的辦法,真的有。”夜三小聲說著,腦海中卻閃現了一個可能。

    “你說,只要能救成兒……”現在許繼成可不僅僅是成王,還是未來紫旭的君王,他真的不能有任何的閃失,不然紫旭國連合適的皇位繼承人都沒有。

    “老王爺,咱們求王妃回來,只要王妃回來了,愿意和王爺在一起,那大梁的安然世子就肯定會出手救人了,這事能不能成,還是看王妃。”夜三輕聲提醒,王爺的身體讓他們著急不已,但是解鈴還需系鈴人。

    “嗯,那我想想,要怎么讓那個小丫頭回來,其實那小丫頭心里也是有成兒的。”許成籌輕聲說著,一邊說一邊點頭。

    京默心里有許繼成,他們現在都很清楚這個事實,不然她也不會全力護著成王府了。

    只是他們兩人,現在一個病重,一個消失不見,讓他們兩人表明心跡都有些難。

    許成籌覺得自己真是為他們家這個小祖宗*碎了心,他覺得胡子都愁白了,才想出了辦法。

    第二天一早,在曾經貼安民告示的地方,貼了滿滿一墻的書信,不僅是那個張貼的墻,他周邊的墻都貼滿了。

    那是這些年的許繼成寫給京默的信,里面寫著思念,寫著關切,更寫著想娶京默進門的決心,當然,這些信件每天都有一份,內容不同,卻字字真摯。

    “這許繼成為了哄你回去,連臉都不要了。”凌天聽說這件事后就讓天涯閣的屬下給謄抄了幾分過來,他一邊看著一邊說道。

    京默手上也拿著信,只是她眼中全是淚水,她沒想到原來在自己癡癡地想著他念著他的時候,他也這樣念著自己,甚至于這些年她吃的小龍蝦都是他安排人給送到手上的。

    “凌天,我要回去了。”京默放下信,輕聲說道。

    凌天看著京默,雖然早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但是心底還是一陣酸澀。

    “許繼成真是不是一般地有福氣。”凌天不由嘆道。

    “她的福氣離不開你的成全,你這師兄,做的不錯。”京默緩緩開口,凌天卻愣住了。

    京默將手中的那封謄抄的信交到凌天手中,里面,許繼成說自己有個師兄,很疼他,但是他有的東西他都要爭搶。

    凌天看著信,無語地笑笑,不悅地說道:“他也搶我的東西。”

    京默好奇地看著凌天,凌天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臉,說道:“他覺得我比較英俊,所以還用過我的臉,冒充你的救命恩人。”

    京默站起身來,眸子里全是細碎的淚光。

    “其實我不是想搶他的東西,我只是想看他心愛的東西被搶之后那跳腳的樣子。”凌天話語中帶著無奈,誰讓他的師弟萬事都不關心,卻只對京默情有獨鐘呢……

    “我來,除了想讓他跳腳,還是受人之托,你的安然哥哥曾經救過我屬下的命。”

    “我就知道他們也來了。”京默無奈地說道。

    “他們是真的關心你,希望你能幸福的,不去見見他們嗎?”凌天輕聲問道。

    “既然他們想見我幸福的樣子,那就等我幸福了他們再見吧,我要去看許繼成了。”京默說完話起身就走,即使躲在這里不見他,心卻依然被他占著,所以,這輩子注定,走不了了。

    她早已經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用一天天的深情做網,困住了她的心,讓她此生再也沒有了掙扎開的可能。

    所以,還猶豫什么呢,還徘徊什么呢?

    情深就不該被辜負……

    只是,京默沒想到自己急匆匆趕到王府,見到的是許繼成躺在床上,氣息奄奄的樣子。

    夜二夜三見京默出現,激動地話都說不出來,他們無措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心底卻很清楚,他們主子的命回來了。

    “還等什么,去叫安然過來。”見夜二夜三還在發愣,京默高聲喊道。

    夜二夜三趕緊離開,在昏睡中的人卻低聲地囈語,京默,京默……

    “我在呢,我在。”

    “不要走……”

    “不走,我再也不走了,以后就守著你。”

    京默說完話,低頭,深情吻上她愛了多年的男子,在她沒意識到的時候,她的手被另一只白皙大手緊緊握住,十指交纏。

    后來,京默和許繼成真的在一起了。

    后來,她們生了一雙兒女。

    后來,許繼成將紫旭的江山都塞給了她的小舅子,和自己的女人*山水。

    再后來呀,他們有了很多的傳說,每一個傳說都是他們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