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女子監獄男管教 > 第2688章 王達的麻煩事
    黑明珠爺爺是想著,黑明珠為我傷透了心了,我都和賀蘭婷在一起了,那就想讓我離黑明珠遠點,也勸著黑明珠離我遠點。免-費-首-發→【幫】

    剛好,黑明珠爺爺認為,都走到了這步,干脆帶著孫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得了。

    他的想法是很美好的。

    只是,他的這個好孫女有著比他還固執的倔脾氣,就這么離開完全不是黑明珠的行事風格和性格。

    黑明珠要是就此認輸,她就不是黑明珠了。

    無論是事業,面對敵人,還是面對情敵,她,永遠不會認輸。

    身體可以毀滅,人可以被打敗,但是精神永不會妥協。

    王達給我打來了一個電話,叫我去陪他吃飯。

    無論如何,必須要去,沒有時間也要去。

    我心想,估計是出什么大事了這家伙,否則不會這么叫我去吃飯。

    我馬上趕著過去了。

    在一家小酒館里,他愁眉苦臉的看著我,還叼著一根煙,很頹喪的樣子。

    我坐了下來,問道:“怎么,老婆跟人跑了”

    他說道:“比這個嚴重。”

    我問:“那是你們的孩子,不是你的”

    他說道:“那倒沒那么嚴重。”

    我問:“那到底是什么事嘛。”

    他說道:“別人的孩子,是我的。”

    我一聽,心想,莫不是這個家伙……

    我說道:“你出軌了。”

    他直接點了頭。

    我靠在了椅背上,指了指這小子:“我以為只有我這種長得猥瑣的人會叛變,你,沒想到你這么濃眉大眼的也叛變了!”

    接著,我點了菜,餓了。

    小酒館上菜速度飛快,上了米酒。

    甜米酒。

    挺好喝,不過度數也不低。

    他告訴了我,這個狗血故事的劇本。

    首先,王達所管的清江啤酒分公司,進來了一個女銷售。

    長得是那個美艷啊。

    能力也還挺厲害,很快就推銷出去很多啤酒,進來一個月,立馬榮升銷售排行榜第一名。

    王達對這個女銷售,甚是愛惜,一個是她能賣酒,一個是她長得美艷。

    然后一晚分公司季度總結后的晚宴之后,喝醉的王達,和那個女子發生了關系,一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他那晚怎么稀里糊涂的和那女同事回她家的。

    不過,他的確愛上了這個女同事。

    和女人不同,男人的確是可以愛很多女人,而且愛和性,基本上是可以分開的。

    可以無愛有性。

    接著,他又發現,這個女同事,和另外的兩個男人來往密切,王達痛苦不已,接著,女同事突然跟他說,她懷了,是他的,然后問他怎么辦。

    他一開始的反應肯定是打掉,但是那女的說,不給兩百萬,不可能打掉孩子。

    這是赤果果的要挾了。

    王達問我,怎么辦

    我說道:“要不,報警吧”

    王達說道:“靠!報警那不搞得人盡皆知,我老婆怎么辦,我家庭怎么辦,然后,我們的事曝光了,我在公司,怎么辦賀總一定會干掉我!”

    這倒也是,賀蘭婷平生最恨就是出軌渣男。

    賀蘭婷若是知道此事,王達可以說,在清江啤酒公司,混不下去了,一定會被賀蘭婷掃地出門,這毋庸置疑。

    報警不行,不報警怎么處理

    給她兩百萬

    王達問我道:“你說,我該怎么辦。”

    我說道:“假如給錢,人家要是進一步勒索你,那就更加麻煩。”

    王達說道:“是啊。就最怕的是這一點了。”

    我說道:“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咋辦好要不找人干掉她。”

    王達罵我道:“你這什么豬腦袋餿主意,要我死嗎。”

    我說道:“跟你開玩笑的了。我也不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啊。話說,你喜歡人家嗎。”

    王達說道:“肯定喜歡啊,大長腿,長得漂亮,一米七幾吧。誰不喜歡,是你你也喜歡。”

    我說道:“那你也不能背叛你老婆啊!”

    王達說道:“我只是喜歡,沒有說我要行動,我沒有和她談過戀愛,可是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發生的什么事,誰知道啊。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一個晚上,就中招了。我又發現她和其他男人來往密切,也許那孩子不是我的呢。看起來溫柔美麗,沒想到啊,狐貍精啊,要坑我兩百萬。”

    我說道:“唉,這事如果不是人家套路你的話,你也不能怪人家,要怪,只怪你自己。兩百萬,對一些人來說,不算多。”

    王達說道:“是,不算多,那就算我東拼西湊,給了她兩百萬,她還是賴著我呢!”

    我說道:“那這就麻煩了,人家是要搞死你的節奏。”

    王達說道:“其實她還提了一個條件。”

    我問:“什么條件。”

    王達說道:“離婚,娶她。她什么都不要,只要和我在一起。”

    我說道:“瞧你那豬頭樣,也會有女人喜歡”

    王達說道:“嗎的,你說的啥呢,誰豬頭啊!”

    我說道:“這事有點難解決啊。”

    王達說道:“所以才找你,幫我想想辦法,你人脈寬。”

    我說道:“說來說去,你最怕的還是賀蘭婷知道,然后被開除。”

    王達說道:“也怕我老婆知道啊!我會家庭破裂妻離子散的!”

    我說道:“有一個辦法。”

    王達眨巴著眼睛:“什么辦法。”

    我說道:“靜靜的去吊死在那女的家里吧,既能報復了她,又能解決了一切你的麻煩事。”

    王達罵我道:“我去你大爺的,你怎么不去死。”

    我說道:“那好吧,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對老婆坦白,對賀總坦白。跪求她們,也許她們會放你一條生路。然后報警讓警察處理那女人,既然都勒索了,還能怎么樣。”

    王達搖了搖頭,說道:“這樣也不算勒索,不算敲詐勒索,最多是民事糾紛。她也沒有說勒索我,她只說不給錢就生下孩子。這,讓我怎么辦。”

    看著王達絕望的樣子,我于心不忍,說道:“要不,我們找她出來談談,看看是不是給了兩百萬,她就息事寧人打掉孩子,如果她不要錢,那就直接去跟賀蘭婷和你老婆坦白。如果她要錢,打掉孩子,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不過。可是假如要了錢,還是繼續問你要錢,那就只能通過別的方式對付她。”

    王達問:“什么方式。”

    我說道:“先對賀蘭婷和你老婆坦白,然后我想辦法,讓她把兩百萬吐回來。”

    王達問:“什么辦法。”

    我說道:“反正,不會傷害到她,你放心好了。我有我的辦法。”

    王達說道:“不會犯法坐牢吧。”

    我說道:“不會,就讓我們一些手下去跟蹤她,跟蹤她家人,讓她心慌慌。一個女人而已,我就不信她不怕我們。”

    王達說好。

    次日,王達約了那女人見面,我也陪著去了。

    那女人,還帶了一個她的閨蜜,看起來,她閨蜜的面相屬于那種能說會道刻薄能罵之人。

    而那個女人,長相看起來文文弱弱,是很漂亮,很高,大長腿,不過眼神可沒有那么的純凈,特別是在盯著人看的時候,流露出的盡是心機。

    大家坦誠布公的公開談了,那女人的確就是說,要了兩百萬,就會打掉孩子,不再鬧下去。

    不過我也多了一個心眼,如王達所說,這肚子里面的孩子,真的是他的嗎

    在我旁敲側擊之下,王達直接說了一句:“誰知道這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不是我的。”

    女的怒道:“你,王達!你什么意思!你覺得我還有其他的男人!”

    王達說道:“我親眼見過你跟別的男人出去。上周周六,有個男人去你家門口接你,你上車還親了人家一口!”

    女的說道:“好啊,你跟蹤我。”

    王達說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女的氣道:“好,好,你欺負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說完,她隨即起身離去。

    那她的閨蜜也馬上跟著離開。

    王達點了一根煙,惆悵的看著我。

    我也點了一根煙,看著他。

    王達問我:“要是她去公司鬧的話,我可是完蛋了啊。”

    我說道:“不會,她還想要那兩百萬,她會證明,孩子的確是你的!”

    王達說道:“如果真的是呢”

    我說道:“如果真的是,再處理!嗎的,搞不好她就是來訛錢的,可能連懷孕都沒有懷上,就來訛錢,或者是搞個假的那種彩超體檢出來騙人呢。”

    王達點點頭,說好。

    過了兩天,王達說那女的不來上班了,王達打電話她也不接。

    我們兩個認為,估計多半是沒有懷上孩子,或者是懷了孩子,但根本不是王達的,來訛錢的,被我們發現后,她只好自己不去上班,算是離開公司了。

    果然,過了一個多星期,那女的也不來上班,王達既高興又不舍,高興的是這個包袱終于甩掉,不舍的是對那美女的戀戀不舍,被我狠狠罵了一頓,都什么時候還想著那個女人,趕緊把她打發了事。

    王達給那女的開多了一個月的工資,然后以她曠工多日為由解雇了她。

    這事兒,就這么翻篇過去了。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