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誰用情深鑄成牢 > 第264章 我不知會愛上你【嚴久寂番外】8
    不過我并不后悔,就算時光倒流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同樣的決定。

    因為在我心里,就算不是他母親而是別的什么人,為了我給過我妻子的承諾,我也會動用一切手段弄到那顆心臟給紀斯年做手術的,盡管那顆心臟到最后還是沒能救回紀斯年的命。

    我把高博彥領到了我的書房,沒有讓任何人跟隨,高博彥倒也配合,他的未婚妻想要跟來,被他攔在了外面。

    他這么聰明,應該對我要和他談話的內容心知肚明。

    等他在我對面坐下后,我也沒想著和他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我想你現在應該也知道,這本來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我從不認為我當初做了件錯事。我也理解你憎恨我,想要向我報仇,但是有一點,放過我女兒。”

    高博彥雙腿交疊,單手托著下巴,很玩味地看著我:“我為什么要放過她,因為她是無辜的?”

    我了解他話語間的諷刺從何而來,大概是因為當年我給他發的那通短信。

    對于那時候的高博彥而言,我這句話或許多少還能糊弄得了他,現在,儼然已經不行了。

    “不,她生為我嚴久寂的女兒,就不可能無辜。”

    至少在他這個復仇者眼里,是這樣的。

    “既然嚴先生知道,又何必為難我?”

    “為難?”我冷冷地看著高博彥,第一次把這些年來藏在心里的那個秘密對旁人說,“難道你認為一個女人因為你此生失去了生育能力,還不足以停止你對她的遷怒嗎?”

    高博彥平靜的臉上終于出現了一絲裂縫,他有一瞬間的呆愣,過了片刻才又掛起那抹虛偽的笑容。

    “嚴先生為了保住自己的女兒還真是處心積慮,連這種謊話都說得出口,不怕應驗?”

    我定定地看著他:“恒華醫院有她的診療記錄,你不信大可以去查。”

    他還年輕,還不是一個父親,他可能無法體會,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心里面有多煎熬。

    那是我的女兒,她這輩子都不可能當母親,這件事除了當時的主治醫生和我,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就連我妻子都不知道。

    “高先生,誠如你所言,我女兒性格天真腦子又不聰明,除此之外她還很死心眼。如果你今4;149430473794456天帶著你的未婚起來是為了讓她死心,我先謝謝你。看在她曾經那么純粹又熱烈地喜歡過你的份上,就放過她吧。”

    我知道,在這場談判里,我處于非常被動的地位,因為我害怕失去。

    而高博彥卻剛好相反,他一無所有,也無所畏懼。

    想想有些可笑,我現在唯一的賭注竟是高博彥的感情。

    可我一點把握都沒有,我不知道冷漠如他會有多少感情。

    高博彥久久沒有說話,他表現得很平靜,臉上沒有絲毫多余的表情,就連眼神都相當平靜。

    可是他就那樣維持著同一個姿勢坐在沙發里,很久都沒有動一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終于抬頭看我:“除非……她嫁給我。”

    我一聽,一時沒控制住情緒,當場就拍案而起:“高博彥!!”

    他并沒有被我嚇到,還是那副不痛不癢的樣子:“讓我放過她,就這一種可能。”

    說完這句話,他立刻站了起來,看樣子像是要走。

    在他轉身之前,我叫住了他:“高先生,難道你沒有在嚴瑾身上找到你當年的影子嗎?就非要折磨她不可?”

    高博彥頓下了腳步:“折磨?我想嚴先生可能是誤會了,我并沒有家庭暴力的傾向。她嫁給我后,作為我的妻子,我不會虧待她。”

    “她總會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到時候一邊是父親一邊是丈夫,她進退兩難無所適從,這不是折磨是什么?”

    高博彥終于轉過身來:“那就不要讓她有機會知道真相,我們之間的恩怨是,她不能生育的事也是。”

    他的話,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他會想方設法不擇手段報復我,可是他卻說不要讓嚴瑾有機會知道真相。

    “你……”

    “別誤會,我沒那么善良,自然有我自己的盤算。我要你立一份遺囑,讓我能從這場婚姻里名正言順地得到嚴氏的股份,然后在你死之后坐上嚴氏總裁的位置。”

    所以,他想要嚴氏,只是這樣?

    也許曾經嚴氏之于我比命還重要,可是現在,那早就已經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如果這一切能用嚴氏就徹底解決,那真的是再好不過的事。

    撇開個人立場不說,高博彥的人品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他說出口的話我相信他會做到。

    看來我當年并沒有看錯,他……終究還是喜歡嚴瑾的吧?

    他從小護著嚴瑾長大,嚴瑾從小就是他的小尾巴,如果只是嚴瑾單方面的糾纏,憑高博彥的本事,她不可能纏得上他。

    從一開始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可惜了那個選錯了時機到來的孩子,我的外孫。

    就像我和高博彥所約定的那樣,三天后我就秘密地去公證了遺囑,高博彥也在場,公證完了之后,我直接把遺囑交給了律師。

    對于要嫁給高博彥這件事,嚴瑾一開始的反應很大,也很排斥。

    可是她本來就對高博彥余情未了,再加上高博彥本人又對她展開了柔情攻勢,兩個人很快就陷入了熱戀期。

    嚴默很不贊成我默許他們兩人交往的做法,找過我幾次,都被我駁了回去。

    幾次之后,他估計是生氣了,本來打算在國內深造的他臨時改變了主意,申請了國外的學校,還是本碩博連讀的那種,連過年過節都不大回來。

    我妻子本來就對高博彥印象不錯,又見著女兒那么喜歡人家,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

    高博彥和嚴瑾交往了兩年,在他們二十八歲那年,兩人正式結婚。

    說實話,當我親手把女兒交到高博彥手里時,心里酸的不像樣子,如果不是我妻子在暗地里拉著我的話,我甚至有沖動把女兒從婚禮現場給帶走。

    這一天,嚴默這臭小子總算是回來了,雖然我本身并沒有多想他,可我妻子念了他很久。

    為了懲罰他讓我妻子這么掛念,我派他去當了一天的車夫,累了他一天。

    可我還來不及暗爽,就被我妻子踢下了床,她怪我讓她的寶貝兒子受苦受累。

    當時我的腿剛好撞到了床頭柜,發出了不小的動靜,我索性就賴在地上大聲哀嚎。

    等我妻子來查看我的傷勢,我又一把把她摟進了懷里,她在我懷里耍著她的花拳繡腿掙扎就像她年輕的時候一樣。

    在遇到她之前,我從沒有想過要和哪個女人過一輩子,可是一眨眼,這一輩子已經走完了大半。

    在感情上,男人有時候很笨很遲鈍,無論他其他方面有多么精明。

    我希望高博彥比我聰明,不會讓嚴瑾受我妻子受過的苦。

    至于嚴默……

    隨便了。

    畢竟我的兒子肯定不會太差,而他會不會讓別人家的女兒受苦我也不是太關心。

    我對他唯一的期待,就是早點給我生個孫女,這一回,我會真的把她當成是我的掌上明珠。

    我不會像虧待嚴瑾那樣虧待她,我會讓她當一個真正的公主。

    【全文完】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