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絕世小神農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暢談到天明(大結局)
    還好他是磨盤山人,懂得吃苦忍耐,也有著磨盤山人的那種純樸和善良。所有的工頭都喜歡他,。

    漸漸的,他有了積蓄。漸漸地,他有了媳婦。娶了一個城市的女人做老婆。也添了兒女,現在靠著碼字討生活,日子雖比不上那些富豪。但卻能自給自足。

    他熱衷于文學,也熱衷于碼字,靠爬格子養家。竟然也能衣食無憂。

    現在人衣先生的夢想終于實現了。30年的滄桑巨變,讓黑石村變得天翻地覆。

    半夜,金貴哥拉著人衣走進了他從前的那個家。30多年沒回來。那座宅基地竟然還在。只是房子破舊不堪了,青磚上長滿了綠苔。屋頂也破損了幾個大窟窿。院子里凈是雜草,冷風吹過。雜草在院子飛來飛去,十分的凄涼。

    金貴哥說:“人衣,你沒地方住。今晚住我哪兒吧,你可是咱們村的大才子,大驕傲啊,想不到寫字也能養活家,你要是覺得在城里生活不舒服,就回來,我哪兒還缺個秘書,你給我當秘書,小時候咱哥倆就談得來。”

    人衣笑笑說:“金貴哥,你開玩笑吧,我怎么能給你做秘書呢?我沒出息,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既然選擇了城市,就準備在城里生根發芽,哪兒有我的家,有我的婆娘,也有我的兒女,還有我的根。”

    金貴哥嘆口氣,一臉的惋惜,說:“兄弟,人各有志不能強求,既然你選擇了城市,那就在城里好好生活吧。

    但是不要忘記,磨盤山才是你的家,磨盤山才是你的根,你的家在這里,你的根在這里,你的祖墳也在這里,將來你老了,我希望你還回到磨盤山,頤養天年,死了以后,跟我一起埋進磨盤山。”

    人衣先生笑笑說:“好,將來我死了,一定將我的骨灰埋進老家的祖墳,跟我的爹娘埋在一起。跟金貴哥埋在一塊。”

    以后的幾天,人衣就跟金貴哥住在一塊,每天飲酒,暢談到天明。

    金貴哥深有感觸地說:“你一直在寫書?那么應該寫寫磨盤山,應該寫寫咱們這些農民。寫寫咱們的祖輩和父輩,他們那一代不容易,讓后代子孫記住,沒有苦中苦,得不到甜中甜。”

    人衣說:“我這次回來,就是采風的,準備寫一本關于磨盤山的書,把村里的人都寫進去。讓我們的人放眼世界。”

    金貴哥就發出一聲爽朗的大笑,那笑容里仍然不減當年的豪氣。

    過完年以后就是祭祖的日子了。初三要上墳,人衣先生準備了黃紙,蠟燭,元寶,還有一些紙錢,來到了父母的墳前。

    蟒蛇谷里非常的熱鬧,到處是大大小小的墳包,這里埋葬的都是磨盤山的先人,他們存在過,也消失過,幸福過,也苦難過,每一個墳包都有一個心酸的故事。

    父母的墳頭上已經長滿了荒草,也長滿了枯藤,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那些荒草扒開,看到了爹跟娘的墓碑,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爹,娘,我來了,不孝順的兒子看你們來了,

    本來我想,等將來衣錦還鄉,榮歸故里,闖出個人樣子以后再來看你們,可是兒子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出息,給祖宗丟臉了。”

    黃紙點著了,紙錢點著了,元寶跟蠟燭也點著了,層層的紙灰裊裊而起,仿佛爹娘久久不散的冤魂。

    他們都死在那場大地震里,父母死的時候,他才十六七歲,他雖然沒有給父母爭光,但是也沒有給他們丟臉。無論走到那里,都會記得磨盤山,都會記得爹娘的墳就在這里。

    每一個墳頭上都熱鬧起來,無數的哭聲跟嚎啕聲都響起來,黑石村的娘們們摸著膝蓋,還是跟唱歌那樣好聽,綿遠悠長,蕩氣回腸,優美動聽,繞梁三日。

    漸漸地,人開始離去,蟒蛇谷就變得清凈起來。

    金貴哥沒有哭,他只是沉默不語,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他見證了磨盤山30多年的滄桑巨變,見證了一個時代的歷史,這里死去的人,金貴哥都為他們穿過衣服,都為他們抬過喪架,一步一步送他們上路,對于死人,金貴哥已經看得很淡很淡,他幾乎麻木了。

    眼前是他爺爺何青山的墳墓,不遠處是他媳婦桂蘭和丁香的墳墓,還有紅杏也埋在那里。

    還有一個孤零零的墳頭,那是他的愛犬阿狼的墳墓,幾個月前,金貴哥已經調集了一大批機械化設備,挖進了磨盤山的養命溝,生生修了一條水庫出來。

    他也打開了他爺爺何青山的墳,把里面的金銀珠寶全都挖了出來,全部存進了銀行。

    那可是一批富可敵國的財寶。

    他也找到了獵狗阿狼的尸骨,把阿狼包裹起來,跟小母狼小白葬在了一起。小白臨死的時候是阿狼的妻子,死了當然也要跟他埋在一塊。

    那時候,金貴哥在阿狼的墳前矗立了很久很久,好像懷念死去的兄弟。

    祭祖完畢,第二天,人衣先生就要離開了,返回城里媳婦的身邊去,金貴哥拉著他的手,送了一程又一程,

    一邊走一邊叮囑:“兄弟,有時間記得回來看看,這里是你的家啊,這里有你的根,無論你身在何方,請不要忘記磨盤山,也不要忘記這里有你的親人。”

    人衣點點頭,戀戀不舍上了汽車,他看到了村口的小石橋,看到了那顆老槐樹,那一年夏季麥收的時候雷電交加,老槐樹被雷電劈折了大枝杈,白晃晃的耀眼。

    樹洞在那次電火中又燒了一次,黑乎乎的,每年的春天,卻照樣枝繁葉茂,丁香紛飛。

    那顆老槐樹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同樣見證了磨盤山的滄桑跟巨變,冬日的斜陽透過樹杈灑了下來,懶洋洋的沒一點溫度。

    起早掃街的拐子在村口喝了一嗓子,驚醒了熟睡的人們--

    一樹小鳥撲棱棱地飛起來了,又撲撲楞楞頃刻便無影無蹤……薄薄的霧氣弄濕了金貴哥的脖頸,

    人衣先生怎么也忘不掉金貴哥的那句話:磨盤山的鄉親們啊,不管你們現在身處何地,也不管你們現在混得如何,都請不要忘掉自己的根,不要忘掉自己生活過的那片熱土,因為這里有你的祖墳,有你的親人,

    金貴哥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

    人衣又留戀了一眼磨盤山,留戀了一眼這個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

    磨盤山上一片銀白,一場大雪再次覆蓋了整個山峰。遠處的桃樹,梨樹,核桃樹,蘋果樹,全都舒展著僵硬的枝條。

    但是春天以后,它們就會綻出稚嫩的新綠,一個豐收年,將再次給磨盤山的村民帶來新的收獲。

    他又留戀了一眼父母的墳頭,那個地方霧蒙蒙的,已經什么也看不到了,但是他知道,當年的親人和鄰居都埋在這里。

    這里有蘭芳嫂的墳,有大憨哥的墳,有曉霞的墳,有李樹林,李大林,李玉林,有李小林的墳,還有他們的父親李栓柱。和他們的娘大雪梨的墳。

    這里有桂蘭和丁香,有丁香的三個妹妹,紅杏,金蘭,和桂花,

    有孫寡婦,有土豆 ,有冬梅的爹李新義,也有曉康的爹娘江海和春娥。還有那個從日本歸來,為了盜墓而死在老爺嶺的二狗子。

    這些人,有的人衣先生認識,有的不認識,但是金貴哥全都跟他說了。

    無論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人衣都祝愿他們一路走好,在天堂生活的快樂,

    同時也祝愿村里的人越來越好,再也不要經歷任何的磨難,

    這些人的墳將永遠向著磨盤山,他們的魂也將永遠跟著磨盤山一起顫抖………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