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穿越民國做間諜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新的征程(大結局)
    羅冰和金玉琴逃出去后沒一會兒,顧文生帶著女子小隊的四位成員趕到了羅冰的家里。

    見到屋內一片狼藉,顧文生等人不禁大感意外。而當顧文生看到躺在地上的殺手后,顧文生當即認出來,那是暗門的殺手。

    這時。他才明白過來,這一切都是馬寒山的杰作。

    可是。羅冰去哪里了呢?她被殺了嗎?

    顧文生迅速的查看了一遍現場。當他看到門口的地上一直向外延伸的血腳印時,他頓時猜到,羅冰一定受傷了。

    想通此節。他立即對身邊的女子小隊說道:“羅冰肯定受傷了,你們順著血腳印往前追,一定要追上她。剛才的爆炸聲肯定已經驚動了北平城的警察。甚至可能已經驚動了城外的守軍,所以,追上她后。一定要見機行事。盯緊她。不要盲目的動手,羅冰不是一般人。即使是她受傷了,你們也不是她的對手。等著我過去找你們,好了,行動。”

    顧文生說完。走進羅冰的家中,快速的翻找這錄音帶。

    沒多一會兒工夫,就在二樓的桌子上找到了錄音帶,不過,由于剛才羅冰扔出的手雷,錄音帶已經被炸毀了一部分。

    顧文生顧不得多看,將所有的錄音帶都塞進了包里后,急匆匆的離開了羅冰的家,準備去追女子小隊的人。

    可他剛將車子發動,卻突然想到了什么,連忙從車子上跳了下來,跑回了一樓大廳,將柜子里的那名殺手的尸體從屋子里搬了出來,放到了車子的后備箱里,同時,把那名殺手的槍也放到了車里。

    弄完之后,顧文生這才火急火燎的發動過了車子,向羅冰逃離的方向追去。

    大約十分鐘過后,顧文生在豬市大街旁的一個暗巷里追上了女子小隊。

    只是,令顧文生沒想到的是,魯學成、劉衛還有小狐貍居然也在那里。

    不僅如此,他們還抓住了羅冰和金玉琴,羅冰被五花大綁的捆著,金玉琴看樣子已經死了,倒在地上。

    “你們怎么在這里?”顧文生疑惑的問魯學成。

    “小狐貍晚上去找柳若雅她們,卻剛好看到你開車帶著她們急匆匆離開,知道肯定出事了,就立即通知了我,我就帶著劉衛和小狐貍順著你們離開的方向一路追了過來,也是我們的運氣,女子小隊剛剛追上羅冰和金玉琴的時候,我們也追上了她們。”魯學成解釋道。

    “那你們是怎么抓到她們的?她們沒有反抗?”顧文生指著羅冰和金玉琴問道。

    “我們追上她們的時候,金玉琴本來就已經不行了,完全沒有行動能力,羅冰也受傷不輕,槍也沒子彈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劉衛、小狐貍還有露露四個人一起出手,你覺得還對付不了一個受傷的羅冰嗎?”魯學成笑著說道。

    聞言,顧文生挑了挑眉頭,說道:“有道理。”

    說完,顧文生走到被五花大綁的羅冰的面前,伸手拔掉了塞在羅冰嘴里的一團布。

    “沒想到,我們兩個人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顧文生看著羅冰,嘆聲說道。

    “我也沒想到。”羅冰苦笑了一下,又說道:“我想知道,我哥哥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

    “沒錯,他的死是我一手策劃的。”顧文生毫不避諱,很干脆的回答道。

    “你為什么要殺他?”羅冰瞪著顧文生,問道。

    “因為是馬寒山要我殺他的。”顧文生答道。

    “好,很好。”羅冰突然發出一聲冷笑,連說兩聲好。

    顧文生看著她,突然冷冷的說道:“同學一場,如果你再沒有其他要說的了,我就送你上路了。”

    說著顧文生拿起先前柜子里那名殺手的槍,對準了羅冰的心臟。

    “慢著。”羅冰叫住了顧文生,說道:“我還有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當共產黨?”

    顧文生聞言一愣,突然嘴角一勾,說道:“道不同,不相與謀,即使我說了,你也不會理解的。”

    “嘣!”

    顧文生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一顆子彈直接穿透了羅冰的心臟。

    接著,一股鮮血從羅冰的嘴角流了出來。

    羅冰慘笑了一下,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顧文生,說道:“顧文生,你知道嗎?你是我這一輩子唯一愛過的男人。”

    顧文生也笑了一下,說道:“幸好,你不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

    “你……”

    也不知羅冰還想說什么,但是,她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后,腦袋一歪,死了過去。

    隨后,顧文生趕緊將羅冰身上的捆綁都解了下來,讓她尸身依靠在墻上,又將羅冰的槍拿古來,放到了她的手中。

    接著,顧文生趕緊又打開了他車子的后備箱,將那名殺手的尸體搬到了羅冰的對面,同樣依靠在墻上,又掏出手絹將槍上的指紋都擦掉之后,將槍放到了殺手的手中。

    然后,又將金玉琴的尸體搬到了兩人的中間。

    直到顧文生做完這一切,眾人才看明白他的用意,他是要將殺死羅冰和金玉琴的責任都推到了暗門殺手的身上。

    “好了,此地也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顧文生招呼了一聲,率先上了車。

    隨后,眾人也緊隨其后,各自上車相繼離開了暗巷。

    ……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

    自從顧文生除掉了羅冰這個心腹大患后,他舒舒服服的過了一個月的平靜時光。

    只是,今天他的心情有些不平靜,因為,從今天開始,他要成為柳若雅的合法丈夫了。

    “小雅,你不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但是,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我會讓你幸福的。”

    這是洞房花燭夜,顧文生對柳若雅許下的誓言。

    “文生,謝謝你,我今天好幸福,從今天開始,我們將踏入人生新的征程了。”柳若雅幸福的投入了顧文生的懷中。

    顧文生點了點頭,低頭在柳若雅的額頭上輕輕的親了一下。

    抬起頭,他那雙漆黑雙眸中,卻在此刻涌上了一股炙熱,他的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新的征程,新的人生。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