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在坑人的路上一去不復返,而木仙兒從始至終都認為嘟嘟是世上最乖巧聽話的孩子,不哭不鬧。不調皮搗蛋,是最貼心的小小家伙。

    獨孤月比賽還在繼續,不出意料的。買上官流觴勝的占了大部分,只有小部分想要投機的。投了他輸。因為他勝了,一比一點一也沒有什么可賺的,除非本錢真的很多。而他們不可能都投在一個人人身上。

    很快,獨孤月就了解了整個賭注市場,最后想要把所有的晶石都壓在上官流觴身上。不管贏多少。總是一份對他的信任。

    卻被上官流觴制止了,“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怎么你也做?”

    “什么叫吃力不討好。這是對你的信任好不好。這都不懂。一邊去。”獨孤月推了他一下,似乎對他的制止很不滿。

    “我還不知道你信我嗎?還需要這些身外之物證明?你是不了解我。還是受什么刺激了,嗯?”上官流觴不在乎被她推開。自己又緊緊地抱住她,還懲罰性的咬了下她的鼻子。

    鼻子吃痛,獨孤月不滿的瞪他一眼。略心虛地摸摸鼻子,她能說又一部分原因是那叫什么巧巧的壓了上官流觴贏將近一萬晶石,這可不是小數目。

    獨孤月不滿的撇撇嘴,干嘛一副她很了解上官流觴,知道上官流觴穩贏的樣子,明明他們不熟,真的不熟。

    當然,這個原因獨孤月是不會說的,上官流觴沒有注意到那個想到小三的人,她干嘛把小三推出來,讓上官流觴知道,她又不傻。

    “只是覺得很自豪呀,這么厲害的人是我的男人,所以想要大甩一筆,以示我對你的寵愛呀。”說著,還大爺似的往上官流觴臉上摸了一把。

    “你是想為美人一擲千金?”上官流觴不確定的問她,深邃的眸子中寫滿疑惑。

    “對呀。”還怕他不信的拼命點頭,像人版撥浪鼓。

    “為了美人一擲千金,這倒是不錯。”上官流觴寵溺的看著獨孤月,對她的這個提議很是滿意。

    獨孤月見他點頭,大喜,“是呀是呀。”

    “所以,”上官流觴停頓一下,滿意的看到獨孤月張大了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不能買我贏。”

    “……”獨孤月眨巴著眼睛,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聽到的是什么。

    她掏了掏耳朵,“你說什么?我沒聽清。”

    “不,你聽清了,晶石不買本王贏,而是留著本王一擲千金。”說完,就將獨孤月手中的晶石都壓在了獨孤月那邊,一比三。

    獨孤月愣愣的,眼前的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她要緩緩。

    “本王的愛妃,美人,可滿意?”上官流觴有些無語的看著呆住了的某人,心里嘆息一聲,哎,這么呆的妻子怎么放心讓她一個人到處亂跑呢?還是綁在身邊比較好,要不然一不小心可就丟了。

    獨孤月不會知道自己的大驚小怪讓某個居心不良的人找到了要跟著她幾乎寸步不離的借口。

    她心里滿滿的都是感動,別人再好,再為他壓再多的晶石又如何?他的心里只有她就夠了。她邪惡的想著,壓吧壓吧,壓再多也沒用,上官流觴都不會看她們一眼。

    “流觴,你真是太棒了,你壓我不知道會氣死多少心懷不軌的女人,她們壓再多你也不……”會放在心里。

    獨孤月越說越小聲,她怎么就露餡了呢?該死的,這算不算不打自招?

    上官流觴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氣定神閑的樣子,讓獨孤月更加沒底。

    上官流觴什么也沒有說,牽著獨孤月慢步往外走。

    就在獨孤月松了口氣,以為他沒有發現異狀的時候,上官流觴扶著她上馬車的瞬間,湊到她的耳邊嘀咕“對,本王這一生一世,只壓你一個人。”

    “……”

    獨孤月的小人咬著帕子,委屈的撇嘴,這是被調戲了,對嗎?

    上官流觴看到她羞紅了臉,摸摸她的額頭,,一本正經的問“怎么了,臉為何如此紅,可是受風寒了?”

    臥槽,去你的風寒,誰不知道修煉之人輕易不得風寒?故意的,就是故意的。

    獨孤月瞪了他一眼,坐到離他最遠的角落,為什么調戲他要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獨孤月氣憤的想。

    和著您對他調戲您只是不滿他調戲時的態度和表情呀。

    上官流觴又說:“修煉之人不易被感染,所以,你無需擔憂離我太近而傳染了我。”

    “你故意的。”

    “怎會呢?切不可冤枉了我,說說我做了什么故意的事。”上官流觴一副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錯,請求指教的樣子,讓獨孤月氣不打一處來:“還說不是,你剛上馬車時說的。”

    “什么?壓你?有個不對嗎?”上官流觴恍然大悟的指著獨孤月“月丫頭你想歪了對嗎?我的意思是這輩子任何賭注要么不壓,要壓就壓月丫頭勝,你想到何處了?”

    “混蛋,你故意的。”

    再說六長老,一日之內,丟了心愛之物青色晶石,且收到弟子傳來的木仙兒的最新指示:下山。

    而木仙兒還沒有回木峰山,連求情都找不到人。

    沒錯,嘟嘟為了避免木仙兒得知他手中晶石的正真所得之處,撒嬌的指著日落:“漂漂,嘟嘟愛愛。”

    “嘟嘟想看日落嗎?”木仙兒對嘟嘟很是寵愛,看日落的地方也不會有什么危險,就決定帶嘟嘟去看日落。

    看完日落,嘟嘟絞著腦袋,想著還要如何讓木仙兒留下,現在回去可就是功虧一簣了。

    木仙兒誤打誤撞的解決了他的問題。

    她看著嘟嘟原先還喜滋滋的看著日落,后來卻是沉默了下來,好像不開心的樣子。

    木仙兒以為是日落對他的影響,日落雖美,卻也消失,代表著的可是時間的流逝,是傷感的。

    想到這里,木仙兒暗自責怪自己沒有考慮周全,“嘟嘟,日落好看嗎?”

    嘟嘟慢半拍的點頭。

    這讓木仙兒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嘟嘟應該看些有朝氣,有活力的東西。

    “我們去看日出好不好?”

    “日出?”嘟嘟眼睛一亮,看了日落還可以看日出,看月潮,看其他的山川湖泊呀。

    木仙兒肯定的點頭:“這段時間我們就到處走走,姨姨陪著你玩好不好?”

    “仙仙兒,玩玩。”

    他家仙仙兒就是善解人意,解決了他困擾著的問題,簡直太簡單了。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