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鬼醫毒妃:嫁個絕色小相公 > 第1010章 番外——我是樓宇飛
    第1010章 番外——我是樓宇飛

    我出生在幻海城風西城何家,在修煉界中屬于二流末的勢力,可在普通百姓中看來那是遙不可及的的存在。★看★最★新★章★節★百★度★搜★追★書★幫★

    我的母親何亞非是何家的嫡女,父親出身貧寒,煉丹天賦很好,因外祖父的強勢態度,只得入贅何家。我的父母都是性子良善軟弱之人,他們對權利地位及金錢都沒有太多的貪戀,只想過平凡簡單的生活。可是身處于復雜的宗門世家內,又如何能做到獨善其身?

    在我七歲那一年,正是家族內斗得最狠的時候,爹娘還是選擇中立不參與其中,最后被大舅派來的陰狠毒師毒倒。雖然經過搶救,性命保住了,可一身修為盡毀,成了毫無用處的廢人。

    在他們身體還未痊愈時,外祖父丟了一張一千五百萬的欠條給我,隨后派人將我們一家三口趕出了何家。

    很多年以后,我腦海中都還清晰的記得那一天的情景。外面風雪交加,已沒有任何靈力保護的爹娘和剛開始修煉的我穿著單薄的衣服站在寒風中,凍得全身瑟瑟發抖,可環境再惡劣,身體再冰冷也比不上心寒。

    我深深的記得那天母親捂面痛哭的場景,她站在大門口一聲接一聲的控訴求情,可那道大門依舊無情的緊閉著,那些有著親情血緣關系的親人全都漠不關心的在自己的院子里吃喝玩樂。原本無憂無慮的我是在那一刻瞬間長大了,心中有個很強烈的聲音告訴自己,這樣的地方不值得任何留戀,走了就永遠不要回來,然后我開口勸了爹娘,一家三口頂著如刀割般的寒風相互攙扶著離開了風西城。

    我們是被身無分文趕出來的,好在爹爹曾經未雨綢繆在外面購置了一處房產,這才有了一個暫時的棲身之所。熬過了寒冬,爹娘的身體雖然毒素解了,可沒有及時得到好丹藥的蘊養,至此特別的羸弱,稍微走動下都喘得像隨時要咽氣般,那時候的我很絕望,對人生未來好似看不到一絲光亮。

    這處房產離風西城不遠,在開春之后,爹娘做出了一個決定,將這屋子賣掉,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定居。我能理解他們的考慮,若是不早些賣掉,那估計不用多久就保不住了。

    曾經受過爹娘恩惠的好心人幫助了我們一把,由他出面幫我們把房子賣了,一家三口帶著簡易的行李徹底離開了南疆,來到了迷霧森林外圍不遠處的小村落定居。

    受爹娘的遺傳,我的煉丹天賦也很好,還在他們之上。在八歲那年開始學習煉丹,爹爹將變賣家產所得的積蓄和時間都用來培養我,因為我是這個家的希望,是他們的希望。

    為了給爹娘穿上保暖的衣袍,給他們買上蘊養身體的靈藥材,早日還掉那一千五百萬的巨債,我拼命的修煉及學習煉丹,經常獨自去迷霧森林外圍采集各種低階藥材,煉制成丹藥,再拿去小鎮上售賣換錢維生。

    這段日子雖然過得很清貧,可卻是難得的安靜幸福,肩上的巨額欠款雖然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來,可也在逼著我迅速成長。

    爹娘的身體經過多年的緩慢蘊養,比以前要好了很多,在家里日常的生活不成問題了,所以在幻海學院新一年招生的時候,我帶著他們搬家去了暮光浮島。

    想要在煉丹一途上走得更遠,徹底改變家庭現狀,我必須再找一個師傅指點,而幻海學院是最好的選擇。

    多年后回想起來,這個決定是我這一輩子做得最正確的決定。

    因為,我在這里,遇到了影響了我這一生的恩師和師姐。

    初見千歌師姐,我以為她是天仙下凡,她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子,也是我見過的最有個性的女子,看著她的眼睛,我就感覺有一種魔力在吸引著我相信她。于是,在與她交談中時,我不受控制般就將自己的情況全告訴了她。

    我在她眼里沒有看到歧視,也沒有看到一絲憐憫和同情,反而看到了贊賞和鼓勵。

    原本我并不是奔著藥老而來,而是在看到她堅定的選擇藥老為師傅時,我內心里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鼓勵自己也去試一把,所以我勇敢的踏出了那一步。

    在考核的時候,看到她一個漂亮的千金大小姐都能忍住疼痛,鎮定自若的解毒驅毒,受她的鼓舞,我也堅持了下來,通過了師傅的考核,從此成為了藥老的徒弟。

    外界人,包括幻海學院其他學生都認為藥廬是個不能惹的地方,而我卻覺得藥廬是世上最溫馨幸福的地方。我在這里體會到了別樣的親情,體會到了師傅和師姐的關懷和照應,體會到了人世間最真誠的善良。

    只相處了一個月,師傅親手幫我煉制了七品復元丹,幫助爹娘的身體恢復如初,千歌師姐姐妹倆幫助我還清了債務,還給我提供了一個掙錢的機會。我們一家人就這樣被他們輕松從泥濘的深潭中拉了出來,從此過上了溫馨簡單的生活。

    很久之后,我都覺得這是一場夢,好希望在這場夢中永遠醒不來。

    這是一場真實的夢,我也確實一直沉浸在美夢中。

    也許是少年時經歷的家庭變故,故而我對如今這份簡單的生活很滿足,并不貪戀更多。在千歌師姐他們那一大群朋友前往云天大陸發展的時候,我選擇留在幻海學院,留在師傅身邊陪伴他。

    年少時在迷霧森林采藥的時候結識了徐景和徐雨兄妹,在進入幻海學院后,他們兄妹倆也在我的邀請下加入了我們顏值爆表隊,我們一起在萬河谷勇闖迷幻森林,千里沼澤和萬毒林,結下了很深厚的友誼。

    而我也因此結下了一段姻緣,徐雨是個很溫柔體貼的姑娘,父母都早逝,與徐景這個哥哥相依為命長大。也許是從小的經歷相差不大,我們很自然的就認可了對方,徐景對我們倆的婚事很滿意,我爹娘也很滿意徐雨,所以我們在師傅及朋友們的見證下舉辦了很簡單卻很溫馨的婚禮。

    婚后的我們育有四個孩子,我們樓徐兩家人丁都很單薄,爹娘希望我們多生育孩子,開枝散葉并壯大門楣。現在的我有能力保護好爹娘和妻兒,故而也就同意了,所以十多年內陸續增添了四個孩子。

    爹娘高興,妻兒開心,師傅健朗,朋友融洽,自己幸福,這一生滿足矣。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