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危險的妻子 > 第188章:真相大白
    更多的人走了過來,誰也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出。首發www.zhuishubang.com

    趙竹呆滯的坐在沙發上,披著一件衣服。

    矮胖和瘦削遠遠的看了眼后。都沒敢過來細看。

    鄭基也走了過來。只是他想過來細看。后面忽地又有無數人涌了進來。

    “滾開!”一聲低喝,是個女人,只是聲音沙啞低沉。卻是難聽的厲害。

    鄭基卻屁都不敢放一個,灰溜溜的走到一邊去。

    她也戴著面具。目光復雜的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目光卻是復雜至極。

    一步步上前,她的手落在了還有溫度的我的臉上。又在我鼻子下面放了下,果然是沒呼吸了……

    她不死心,又拿手放在了我的頸動脈上。強有力的脈動讓她一下子眼神都變了。剛想說話,卻忽地見我猛然睜開了眼睛。

    “你沒死!”她驚呼了一聲,甚至都忘了用假音。

    我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啪”的一下便打掉了她的面具!

    面具旋轉著掉落在地,所有人都被這突然的一幕給嚇著了。

    但很快。他們便反應過來:“大膽!敢打我們老板!”

    “艸!找死!!”

    我嘴角含著笑,眼淚卻流了出來:“老板?哈。那我算什么,老板她男人?”

    面具下的人。正是柳雪。

    她有一瞬間的失神,仿佛還是我記憶中那個溫柔可人的妻子。

    但下一秒。她的眼神便變得凌厲陌生起來:“你認錯人了……”

    “裝你媽逼啊裝!”我在笑,眼淚卻止不住的流:“我艸你媽啊柳雪!哈。就我是傻逼對不對,被你玩的團團轉!”

    她咬了咬牙,沒吱聲。

    “艸你媽的小子,這家伙瘋了吧。”

    有幾個兇神惡煞的人想過來教訓我,柳雪豁然扭頭:“都特么出去!”

    那些一臉兇相的家伙,這會卻是噤若寒蟬,一個兩個都閉嘴不敢吱聲。

    面前的柳雪,卻是陌生至極。

    一臉的女王樣,高冷而驕傲,渾不似我認識的小嬌妻。

    其他人陸陸續續都出去了,鄭基猶豫了下:“老……老板。”

    “滾!”

    一個字吼出,鄭基灰溜溜的走了。

    其他人都走了個精光,趙竹也想起身走,卻被柳雪喊住:“你等下,你過來。”

    趙竹這會身上還披著一條毛毯,只是當她走近時,柳雪忽地伸手,一把將她的毛毯給扯了下來。

    “你們剛才有好過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雪冷冷的問我:“你現在很厲害啊,我看錯你了。”

    “是我看錯你了才對。”我咬了咬后糟牙,努力抑制住不讓眼淚再往下流淌,冷冷道:“一步步的,你把我引到了這里來,甚至于如果不是我裝死,怕你能一直繼續玩死我對不對。”

    柳雪沒吱聲,冷冷發笑:“有什么騙不騙的,我騙你,你還不是在騙我,結婚的時候說什么只跟我一個人好,可結果呢,加上趙竹你自己算算,這都第幾個女人了?”

    “你沒懷孕對不對。”我忽地問。

    我這問的有些突然,她眼神里一閃而過一絲慌亂,但很快又恢復了鎮定,她干脆就走到沙發旁,然后翹起二郎腿坐了下來:“是,你還真說對了,我怎么敢懷孕,還是跟我仇人兒子生孩子。我怕我的孩子生出來就沒屁'眼。”

    “去你媽的!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特么到底是誰,你為什么要害我!!!”

    “我是你妻子柳雪啊,我是誰。”柳雪哈哈大笑起來,眼淚都笑出來了:“我特么的犯賤,讓你艸了那么久,你特么還問我是誰,你說搞笑不搞笑。”

    我用力搖著頭:“我想知道前因后果,你不是柳雪,你也不會是柳雪。即便你長得像她,但你不是她。”

    柳雪一怔,繼而苦笑:“那你就當她死了吧,或許你也早該死了。”

    “你有槍的話,現在就可以殺了我,或者拿把刀也行。”我冷冷道:“我不怕死,你想殺就殺好了,反正活著也都是謊言,什么都是假的,你是假的,工作是假的,連……”

    我嘲弄的看了眼趙竹:“連這個副校長都是假的,我還能信什么?”

    “趙竹姐倒是真的副校長,只是她家欠我爸一個天大的人情,我求到了她,她愿意還給我而已。只是……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能上了她。”

    “反正我死都不怕了,愛誰誰。”我冷笑的看了眼趙竹:“剛才動作有些粗魯了,要是你愿意,我又沒死成的話,下回我們繼續。”

    “你個王八蛋,我再也不想看見你!”

    趙竹走上來,用力打了我一巴掌,隨后噙著淚,轉身就走。

    我戲虐的跟柳雪笑笑:“這就是我應得的,對不對?說吧,現在沒其他人了,你告訴我你到底是誰,還有……你說什么仇人的兒子,我嗎?”

    柳雪拿出一盒女士煙,點上,望著徐徐青煙,淡淡道:“那你先告訴我,你是怎么發現的。”

    “有人意外見過你這老板,我出于好奇,讓她給我畫了幅你的肖像圖。”

    柳雪苦笑,搖搖頭,卻沒說什么。

    “其實我本來還想陪著你玩玩,看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我咬了咬牙:“可惜……你是真的想玩死我。她們給我抽的煙有問題,是不是也是你指使的?”

    “看出來了?不賴。”

    她的態度輕描淡寫,卻一下子激怒了我,我抓起床單上的煙頭,猛地朝她砸了過去:“不賴你媽啊不賴!柳雪,你特么的腦子抽了是吧!你讓她們給我抽這個?這是毒'品啊!你特么要我死就說!我死給你看好不好!!”

    “誰說要你死?!”柳雪冷冷發笑,眼圈卻是紅了:“我不單不要你死,我還想讓你活著好不好,我要讓你活得好好的,我要讓你變成真正的廢物,每天除了玩女人,就是被女人玩,最好是活得像條狗啊!”

    “艸你媽!你這是為什么!!”

    “因為你那個狗雜種的父親,殺了我全家!!!”

    柳雪大聲怒吼了起來:“他特么的殺了我全家!我等著報復他,我等著他來找你,可你知道么,他偏偏就死了!!哈,他死了,他在半年前死了啊!我連最后報復的機會都沒有,還傻逼兮兮的嫁給了你這個仇人的兒子!”

    我驚得呆了:“我父親?我父親是誰……”

    “黑社會老大啊,還能是誰。”柳雪不屑的冷笑:“十幾年前,他很牛逼的,把我全家都弄死了,如果不是我剛好不在家,或許也已經被他弄死了吧。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報復他,可他勢力太大,遠比我要強出百倍千倍,可是老天爺也看不過去,見他壞事做的太多,就要讓他絕后!”

    “他不能生了啊!哈哈哈,他怎么生都生不出孩子來,就算他再牛逼又怎么樣,還不是沒有子嗣可以傳承?他玩的女人太多了,玩的也太瘋了,把身體給搞垮了,只是后來他可能想起來了,二十幾年前,他還曾玩過一個女的,那個女的傻逼兮兮的為了他離開了熟悉的城市,獨自帶著孩子在外地謀生。”

    “我比他先找到的你。”柳雪咬牙道:“我想報仇,有且只有一個機會,那就是接近你,然后再靠你來接近他。這么多年了,我一直裝的很辛苦,還好你也挺笨的,竟然一直沒看出來。”

    我苦笑,心如死灰。

    柳雪繼續道:“可你父親卻是個王八蛋!他竟然一直就沒聯系過你!”

    “可能他不知道我吧……”

    “他知道的!他還來看過你!”柳雪怒聲道:“就在半年前,他死之前,他還曾來看過你!我特么還以為機會來了,可誰知道……哈哈,他特么的竟然臨死之前,也沒跟你相認!”

    “或許是我太沒出息了,便宜老子也不想認我。”

    柳雪搖著頭,冷冷道:“不是的,因為這個王八蛋懺悔了!他想悔過!他臨死了覺得自己壞事做太多,他不想讓你跟他一樣走這條路!他想讓你好好的走正道,讓你就這樣跟你喜歡的妻子一起,白頭偕老!哈!我特么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特么的還真演戲演上癮了嗎?艸特么的!他想讓你走正道,好!那我就偏偏要毀了你!即便他死了看不見又怎么樣,他肯定會下地獄的,等下地獄后再好好看看啊!親眼看著他兒子,是怎么被我搞瘋了的,是怎么一步步墮落到成為人渣廢物的!”

    我搖著頭,一遍又一遍的搖著頭。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也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最后的最后,我平靜道:“現在,我知道了,你準備怎么辦?我可以教你個法子,你可以讓人弄死我的,或者……你讓他們逼著我吃毒'品好了,反正你只是要毀了我,如果這一切能讓你開心,隨便吧。”

    “什么叫隨便?!”柳雪忽然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來:“什么叫隨便?!怎么又叫隨便!你別裝出還愛著我的樣子,你這樣讓我惡心,讓我想吐啊!”

    “可我就是愛著你啊。”我流著淚笑:“雖然不多了,但還是愛著你,之前只是懷疑罷了,現在卻覺得你好可憐,我的妻子好可憐,我自己也好可憐。”

    柳雪緊握著拳頭,渾身發顫,也是紅了眼眶。

    “我的妻子受了委屈,卻還要裝模作樣那么多年,好可憐的……”我笑著望著她:“如果你高興,那你就繼續報復我好了。無所謂的,什么都無所謂。”

    “你特么的!我討厭你,我恨不得你死啊!”

    “那我就去死。”我毫不猶豫道。

    柳雪怔怔的看著我,忽地卻是失聲大哭起來,她哭的異常厲害,整個人都哭的難以自己。

    最后的最后,她歇斯底里的開始趕我:“你走!你滾啊!我不想再看到你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你滾啊!!!”

    我不想走,她卻讓人硬是把我趕了出去。

    我瘋狂的開始給她打電話,她卻始終沒接。

    實在是太累了,精神上和身體上的,加上酒精的麻醉和殘留毒'品的作用,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昏迷過去的。

    當我醒來時,我已經躺在了醫院里。

    是她讓人送我來的。

    我瘋了似的又去找她,卻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

    一天,兩天,十天,一個月,五個月……

    她就像是真的消失了,不見蹤影。

    我沒再去學校,我辭了工作,甚至于最后還離開了海城。

    我去到了一個鄉下,那里是我媽以前的老家。

    最終,我還是找了個教書的工作。

    或許,可以叫我山村教師?

    每天看著日起日落,教著那些有著天真笑容的小孩,我才覺得生活變得真實了起來……

    一天天的,我似乎什么都給忘了。

    直到……

    一年后,某個清晨,陽光和煦。

    “咚咚咚”

    有人敲了門。

    “誰啊……”我打開門,卻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門外,柳雪笑容明媚,一如我最初認識她時候的模樣,而在她懷里,還抱著一個可愛到爆的嬰兒寶寶。

    她什么都沒說,只是朝著我溫暖的笑,我的眼淚卻很是沒出息的滑落臉頰……

    嬰兒寶寶也忽地哭了起來。

    我有些手忙腳亂,柳雪嬌嗔的望了我一眼:“還愣著干嘛呢,還不快進去,你孩子餓了。”

    孩子……我的孩子?

    我傻乎乎的趕快讓開了身子,如獲至寶的迎著她母子兩人走了進來。

    山村里,陽光灑落,和煦而溫暖,一切……

    又似都變得不再一樣起來。

    (全書完)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