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妻心似刀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事出反常
    江安寧帶我老婆去買晚禮服,卻搞得連內內、月匈衣和s都換了,踏馬的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好吧,退一萬步說,就算沒有發生什么,那不是連最貼身的衣物大小尺寸都被看了個遍?

    要知道,現在女生的自我保護和心理還是蠻重的。就像穿個短裙吧,都會在里面穿打底庫,不讓人看到內內的顏色,阻礙人與人之間信任的發展。

    可像陳安琪這樣的情況,是不是顯得她和江安寧太親密了?還有,會不會就是江安寧抱著這樣的心思,才讓她換得這么徹底?

    也不是說我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就是不明白啊,穿晚禮服和換內內和月匈衣有什么必然的聯系!

    想到這里,我特么就是千年老王也忍不住了,更別說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于是我盡量用疑惑,而不是質問的語氣說道:“老婆,怎么穿個晚禮服,你把貼身衣服都換了啊?”

    陳安琪愣了一下,隨后像是猜到了我的心思一樣,無奈地看了我一眼:“老公,你不要多想啦。”

    她告訴我說,是因為晚宴要穿露背禮服,所以平時的月匈衣根本就沒法穿了。從后面都能看到月匈衣的扣帶,在那種場合像什么話?

    所以陳安琪也就沒有穿月匈衣,而是戴的月匈貼。

    內內也是差不多的道理,穿平時的三角會有痕跡。

    我根本沒有參加過這種宴會,更是不懂女人的裝扮有多麻煩,整個人都聽傻了。

    雖然大概理解了是什么原因,但我還是忍不住問道:“老婆,那你就也沒穿內內?”

    我覺得自己有點懷疑人生了。

    臥槽,難道那些漂亮的女人參加這種規格的晚宴,為了陪襯合適的晚禮服,都得不穿內內全場放風嗎?

    我突然想到一個上的梗:“有的人表面光鮮,然而船襪已經滑到了腳后跟”。

    看來很多男生根本不知道,一個女人漂亮的背后,到底付出了多少

    “胡說什么呢?怎么可能不穿?”陳安琪笑著白了我一眼。

    她前傾著身子,輕輕勾起我的下巴:“我特意買的綁帶形無痕丁字褲。”

    妻子的眼睛微微瞇著,低聲呢喃道:“想不想看?”

    那溫熱的氣息呵在我的臉上,帶著濃醇的葡萄酒香味,讓我有點微微癡迷。

    而更為過分的,還在下一刻。

    她展現出了學舞蹈的人有多么驚人的柔韌性,直接將一只穿在高跟涼鞋中的s蓮足搭在了我的肩膀。

    這樣的招式和角度,令我的視線直接陷入了裙底之中。

    我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綁帶丁字褲

    最關鍵的地方僅僅只有一小片,都隱隱勒進了兩瓣桃臀的溝壑之中。

    黑色的,檑絲的。在腰際兩側,更是有兩朵蝴蝶結一般的綁帶。

    只要我輕輕那么一扯

    噢,刺悸啊,臥槽。

    看到眼前的風景,再聯想到妻子連月匈衣都沒有穿,我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將她撲倒在了下邊。

    陳安琪順從地倒在了沙發上,精致的臉頰上卻浮現出一個魅惑眾生的笑容。

    有些表情是能傳遞某種語言的,比如妻子現在表情,就似乎在向我挑釁:“來呀。”

    他喵的,來就來,不來不是男人!

    我吻上了她軟柔的朱唇,立即得到了她的回應。

    陳安琪比我更加意動,靈巧軟柔的舌頭扣開了我的唇齒。

    我也伸出了手,順勢往她的雪峰滑去,略顯粗魯地扯下兩片礙事的月匈貼。這件晚禮服是最好的幫兇,讓我的手緊緊貼合在雪峰之上。

    隨著我手上的動作,妻子和我親吻的時候,還發出輕微而含糊不清的好聽嗓音。

    我感受到那雙玉月退纏上了我的腰,s光滑的觸感和高跟鞋的質感都是如此清晰。

    陳安琪也不甘示弱,拿出了熟練的手法,掌扌屋住了我的要害,巧手輕輕挪移。

    某種異樣的火焰,在我的心底悄悄燃燒,再無法遏制。

    我和妻子的呼吸聲,在安靜的夜晚顯得如此清晰。

    我將手伸進了裙底扌莫索,想要扯下那個最后的遮羞布。但手上傳來的觸感,卻令我愣了整整一秒。

    哈?我怎么感覺,在丁字褲的外邊還有一層s?

    我是真的懵逼了,那雙肉色s明明只到了大月退部位,還留出了一截絕對領域啊。

    陳安琪看到我茫然的樣子,忍不住狡黠地笑道:“老公,叫你平時不多關注點女性用品。拼接s都沒聽過?”

    我搖了搖頭,但顧名思義基本已經猜到了。

    妻子告訴我說,拼接s就是一截是一個顏色,另外一截大多都是透明的,她現在穿的就屬于這種。

    哦?

    這不是更好?

    我嘿嘿一笑,將手伸進了的端口,扌莫索到了丁字褲的綁帶,輕輕一下就把它扯開了,隨后直接抽離了出來。

    在妻子的暗示下,我連安全措施都沒有做。

    我從后面將陳安琪抱在懷里,感受著軟玉溫香在懷的美妙。

    隔著拼接s,便在桃源外磨磨蹭蹭的。

    “唔”聽得出來陳安琪百般壓制,還是發出了這樣的婉轉嗓音,嗔怪地白了我一眼。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她可能來氣了得直接把我按在下邊強

    于是趕緊見好就收,決定切入正題。

    看到連我就想到那次在楓林里的操作,嘿嘿一笑,雙手抓住s的檔部位置用力一撕

    “嘶啦”一聲,那聲音和手上傳來的感覺,令我莫名其妙地感覺很爽。

    隨后,便是放縱地征伐和對抗。

    陳安琪連高跟涼鞋都沒有月兌,這樣做起來讓我有一種說不上的感覺,就是覺得很爽。

    我一手感受著巍峨雪峰的觸感,一手撫扌莫著s月退。換了各種姿勢,最后干脆將她壓倒在下邊,雙手握著她穿著涼鞋的蓮足,將兩月退往下壓,肆無忌憚地侵略。

    最后我和她一前一后緊跟著得到了釋放,溫存無限地擁抱在一起,輕聲細語地撫慰著彼此戰后的心靈。

    因為也時間也比較晚了,我和陳安琪洗漱過后便準備睡下了。

    但還沒熄燈,我的手機便響起了微信通話提示音。

    妻子拿過手機一看,向我問道:“楊玉梅,誰呀?”

    我愣了一下,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加我這么久了,早不聯系晚不聯系的,這個時候給我發語音通話干嘛?

    ps書友們,我是翩然煙雨中,推薦一款免費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